您現在的位置:首頁>學習園地>讀書

重讀安徒生

文章來源:人民日報 作者:張 健 發布時間:2016年06月01日 點擊數:350 字號:

北京赛车车pk10方法 www.owtpw.icu   安徒生用精心熔鑄的富有創造力的話語,把自己對于人生的感悟、對于世界的洞察,以童話的形式傳遞給了讀者,從而帶給他們歡樂與憂傷、遐想與沉思,他的童話不僅適合孩子,也適合成人,不僅屬于過去,也屬于未來。

  今年曹文軒摘得“國際安徒生獎”,既向世界展示了中國當代兒童文學的創作實績,也讓我們再次想起了安徒生。說到安徒生,他當然是大名鼎鼎——從終年積雪的冰島到烈日炎炎的赤道,安徒生童話早已被翻譯到世界各地出版發行,讀者不可勝數——但在我們看來,安徒生卻更像一位童年舊友,他講述的那些神奇的故事,那故事里荒唐的國王、諂媚的大臣、備受奚落的丑小鴨、善良勇敢的小人魚,都曾如此有力地撥動過我們的心弦,讓少時的我們對這未知的世界充滿了希望與好奇。后來因為年齡漸長,我們與這位老朋友似乎疏遠了,如今一個偶然也必然的契機卻讓我們產生了重讀他的興趣。

  安徒生創作了168篇童話作品。“童話”說白了就是“說給兒童聽的話”,其歷史應該非常久遠。它經由長輩的創作與演繹,成為孩子感知世界與認識人生的精神第一課。童話最先在民間以口頭形式流傳,充滿了蓬勃的想象力,反映了人們對于世事人情的認知,在這一點上童話與神話庶幾相似。法國的貝洛爾與德國的格林兄弟都是聞名遐邇的童話收集者與整理者,但安徒生有所不同,他乃是一位地地道道的童話創作者,他在格林兄弟們的基礎上往前又走了很重要的一步,由此開辟了世界兒童文學的新時代。按照葉君健先生的劃分,安徒生經歷了三個不同的創作階段,其童話風格也從輕快、舒展走向沉重、感傷。此中變化源自安徒生坎坷的經歷與復雜的心緒,也使他的作品獲得豐富而又深刻的內涵:既有浪漫主義的詩情,又有現實主義的嚴峻。

  今天,以成年的心境重讀安徒生,我們不難發現他對于底層的關注、對于社會黑暗的洞察諷刺、對于真善美的向往追求,盡管是以童話形式出之,卻既不幼稚,也不過時,且閃耀著經久不衰的文學魅力?!堵艋鴆竦男∨ⅰ分心歉魴∨⒙端藿滯?,無處避寒,沒有一個人來同情與幫助她,她只能在火柴的微光里憧憬一頓熱飯與一個幸福的新年,最終被凍死在除夕之夜,這底層人的悲慘命運讓人睹之傷心、思之落淚。在《海的女兒》中,小人魚為了獲得王子的愛情與人的靈魂,付出了巨大的犧牲:美妙的嗓音被弄啞了,尾巴被劈成兩半,每走一步路都要忍受針刺般的痛苦,海底王宮三百年的幸福生活也化為烏有。如此慘烈的犧牲,也終究沒能換來王子的愛情,最后她連性命都犧牲掉了。小人魚的遭遇真是讓人黯然神傷,而她的巨大勇氣與犧牲精神又讓我們心生敬意。小人魚是一位失敗了的英雄,她面朝大海的孤獨身影是人類追求理想的永恒象征。

  安徒生后期的不少作品都沾染了一種“淡淡的感傷”,可能是嚴酷的現實生活讓他的心靈變得敏感與沉重了吧,但即便如此,他也沒有憤世嫉俗,而是更加投入地熱愛人類。因為飽嘗生活的艱辛,他反倒從寒冷中燃起熊熊心火,從苦難里升張起希望的旗幟?!豆餿俚木<貳繁閼故玖慫叨鵲睦止塾攵?ldquo;人”的自信。在這篇散文詩一樣的作品里,安徒生描繪了人類歷史上諸多貢獻卓著的前賢,他們無一例外走在“光榮的荊棘路”上,直面苦難、忍受孤獨、毫不泄氣、亦不妥協,他們用自身的拼搏與堅持鼓舞了后來者的斗志。循著他們的足跡,人們未必一定會收獲輝煌與快樂,但卻可以“超越時代,走向永恒”。這篇文章展示了安徒生飽歷滄桑后的自信,無論對于孩子還是成人,都是一筆難得的精神財富——流淌在安徒生童話里的這種精神血脈是非常值得我們珍視與傳承的。

  與其他優秀的作家一樣,安徒生也不斷遭受批評。在他生前,有批評家奉勸他“切莫白白浪費時間”;在他身后,形形色色的批評亦不少見,有時是關于“文學童話”,有時是涉及“詩意想象”,有時又是針對“教化功能”……但這些批評既未能阻擋安徒生的創作,也未能削弱他的影響。安徒生童話的文學價值已經舉世公認,這個“國際安徒生獎”選擇以安徒生而非別人來命名,本身也昭示著一種廣泛的認可。今天回頭來看,安徒生的一個偉大之處,正在于他為世界兒童文學在創作方法、文學語言、詩意想象等方面都提供了啟示或者說開辟了路徑,他用精心熔鑄的富有創造力的話語,把自己對于人生的感悟、對于世界的洞察,以童話的形式傳遞給了讀者,從而帶給他們歡樂與憂傷、遐想與沉思,他的童話不僅適合孩子,也適合成人,不僅屬于過去,也屬于未來。

  安徒生也并非不能批評,當我們把安徒生的創作與對他的批評聯系起來看,會發現一個有意思的現象:安徒生當初所倚重的突破與創新,恰恰成為后來者突破與創新的切入點。比如他所擅長的優美的童話語言,在一些后來者看來,恰恰是阻礙了孩子的閱讀。他童話中壓抑不住的對美好的歌頌、對丑惡的鞭笞,則被認為是沾染了教化的色彩……類似的爭論,我們很難用三言兩語去探究其理,但若從心理角度分析,倒可見出一些端倪。有時候,這些批評似乎未必真想否定安徒生童話,而更多是要倡導一種新的兒童文學創作理念——文學發展的潮流常常是這樣,不管經典多么偉岸,后來者都會有新的追求與創見,后來者的活力與價值就在這個追求的過程中凸顯,這是“影響的焦慮”,是文學的流變,也是生命的訴求。后來者要么選擇站在經典肩上繼續拓進,要么選擇背向經典而別開新路,這種繼承或反抗,都是文學也是生命的一種本質表現。從這個角度可以理解很多對于文學經典的批評,甚至包括一些求全責備的聲音。當然,在另一方面,這也讓我們對經典的偉大更具會心:那是一種既可供人瞻仰、也可容人探討的巨大存在——安徒生童話也是如此,它的魅力顯現于對它的重讀與揣摩之中,它是一首激勵我們向善向美、向人類最高境界不斷邁進的詩篇。(張 ?。?/p>